加入收藏 咨询热线:0535-6270442


烟台恒源电力发展有限公司与山东省某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二审纠纷案,承办律师:于建勋

  2005年10月18日,山东省某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建工集团)承建了烟台某电力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电力公司)开发某的怡海翠庭不区A1—A5号楼,工程竣工交付后,建工集团认为工程结算造价应为13516693元,扣除已付工程款、建设单位所供材料费等,电力公司应付工程款379万元;而电力公司认为工程结算造价应为11464245元,扣除已付工程款、建设单位所供材料费等,应付工程款216424元。后建工集团将电力公司诉至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电力公司支付工程款379万元,并从2007年8月8日起承担每日万分之二的违约金及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诉讼费用由电力公司承担。

  烟台XXX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后,指派某律师出庭代理本案,以电力公司委托中介机构对涉案工程进行审查为由,确定工程结算价款为11464245元,自供材料5459050元、已付工程款5788770元,实际欠款216424元为由进行抗辩。

  本案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是涉案工程13533000元的中标价是否包含2119053元的其他项目清单报价,即除钢筋、水泥之外的电力公司自行采购的材料价款。建工集团以招标文件中“综合单价(除钢筋、水泥外)不应包括招标人自行采购材料的价款,但应考虑对管理费、利润的影响”、而其“制作工程量清单报价书应当扣除2119053元的电力公司自行采购材料价款而其未扣除”为由,认为其1353000元的投标价不包含该2119053元的材料价款,不应当再扣除2119053元的材料价款来计付应付工程款。

  虽然一审法院委托了北京天圆泰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进行司法鉴定,且鉴定结论有利于电力公司,但一审法院未予采信该鉴定结论,以电力公司制定的招标文件中明确载明综合单价不应包括招标人自行采购的材料(钢筋、水泥厂之外)价格为由,认定电力公司确认的中标价已扣除2119053元的其他项目清单,建工集团所施工的涉案工程总造价应为13516693元,兑除电力公司已付工程款5788770元和材料款5459050元、以及代交水电费102545元,尚欠工程款2166326元,于2012年12月11日以(2008)烟民一初字第65号民判决判令电力公司向建工集团支付工程款2166326元,并从2008年7月3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段计付利息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承办律师接受该案后, 查明了一审法院关于“工程造价单位编制的怡海翠庭小区标底《报告书》不包括2119053元的其他甲供材料”、“电力公司在招标文件中要求投标人在投标时不包括其他甲供材料价款”、“建工集团13533000元投标报价不包括其他甲供材料价款”事实认定错误,迅速书写了长达5页、近5000字的《上诉状》,于2013年1月9日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改判驳回建工集团关于支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

  二审开庭,承办律师指出了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错误,导致错误判令电力公司再向建工集团支付额外工程。同时,考虑到本案专业性较强,此类清单报价结算方式所产生的法律纠纷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均尚属首次,主审法官及另两名合议庭成员并不能了解,提交了该建设项目其他七个标段工程的《报告书》、招标文件、投标文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结算书》等全套证据,指明了电力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就本建设项目使用了完全相同的《报告书》、招标文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文本,结算方式完全相同,其他七个标段的七个施工单位均认可其投标报价包括其他甲供材料,也均按最终的结算造价扣除其他甲供材料价款认定应付施工单位的工程款。只有本案被上诉人即建工集团不认可该结算方法,其计算方法肯定有误,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一审判决是错误的。为此,本律师先后书写了4000余字、1100余字的代理意见与补充代理意见,又与主审法官多次当面或电话沟通,最终,承办律师的代理意见得到了法官的采纳与支持。

  因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民事案件需由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考虑到该案的专业性与复杂性,难以让审判委员会在审委会上作出正确的决定,同时也考虑到电力公司尚欠建工集团216424元工程款的实际情况,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主持下,经多轮次调解,双方最终于2013年10月16日达成调解协议,以电力公司一次性支付建工集团30万元结案(案号:(2013)鲁民一终字第103号),为电力公司挽回200余万元的经济损失。